冯伟
时间:2015年02月10日

1

 

 

2

3

    1982年出生,海南省??谑腥?。大学本科学历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海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海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,??谑惺榉倚岣泵厥槌?。作品曾荣获第五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、第三届全国行草书大展、第二届“平复帖杯”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、“廉江红橙奖”全国书法作品展优秀作品。作品入展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,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,全国第二届、第三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等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展览。

  释文

  乌云在高楼缓慢独步,摇荡的

  秋千是灵魂的频率

  生命的明天,将会在此俯瞰

  苍生,大道渐行渐远

  离别影子的盛会

  让邮筒吞噬那封陈旧的预言

  麦芒刺穿灰暗的日子

  血液就会为指尖开一扇窗

  是谁的红绸在漫天飞舞,请不要

  在我的耳边歌唱

  钢铁划破平静的码头

  风已经停止心跳

  月亮被油污的海水肢解

  在天亮之前,伤口暂时无法愈合

  释文

  写雨情长

  近些光景,在我所居住的这个城市里,雨季已经渐入佳境。午后或是拂晓,时会有一场颇是怡人的大雨洗涤着飘扬的埃尘,洗尽燥热与浮华的同时,似乎也带来了一缕剪不断的哀怨。在典籍之中,先贤们似乎喜以雨为媒介去倾诉愁肠,大抵与高照的艳阳相比,阴雨则显含蓄内敛,更易于寄托幽情吧?其实,我最向往知堂老人笔下的雨,一脉平静冲和,幻化世间惆怅,物我两忘,仅仅留下些许悄然的苦涩?;匾渥殴切┳鲎盼难蔚那啻兴暝吕?,于斗室默诵《苦雨》的稚真宛若眼前,甚至提笔亦步亦趋模仿起来。现在想来,有些可笑,但也有些可敬。因为那时候的我,总偏执地认为:昔人来者,似乎很难再有知堂老人这般写雨的境界,不带任何波澜,静观万千风雨。想起自年少习文,总不少读知堂兄长豫才先生战斗之檄,犀利所到无不直指敌人心脏。而再读知堂之文,则又一洞天,仿佛与故友促膝长谈,甚喜其意??